您好,欢迎光临6up6up扑克之星【真.将门人】!
6up6up扑克之星【真.将门人】
公司提供 6up
全国服务热线:
400-0242111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动态 >

公司动态
6up全营400官兵仅1人生还他给战友妻子的信件让人
发布时间:2021-02-18 01:41

  从1942年8月持续到1943年2月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和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德国第6集团军经过鏖战曾一度占领斯大林格勒90%的城区,将苏军压迫到伏尔加河畔的几处桥头堡中。为了最后占领全城,德军在1942年11月上旬孤注一掷地投入了5个精锐的特遣工兵营,期待这些巷战经验丰富的战斗工兵能够一举打垮苏军的抵抗。然而这批被德军高层寄予厚望的部队很快就蒙受了惊人的损失,5个工兵营在斯大林格勒的残垣断壁中经过两周的激战后全部都残破不堪,只得就地解散混编入其他部队。随后他们陷入到苏军反攻的包围圈中,到1943年2月初连同整个第6集团军一起全军覆没。

  ■被苏军包围后坚守在斯大林格勒残垣断壁中的德国第6集团军士兵,这些身经百战的德军精锐在1943年2月初被整体全歼。

  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之后,很多德军官兵被列入失踪者名单,这让他们的家人经历了无尽的等待和煎熬。5个特遣工兵营之一的第336工兵营在1943年11月4日投入斯大林格勒战场之时共有402名官兵,该营被苏军全歼后,幸存的被俘人员绝大多数没有熬过战俘营的折磨,战后仅剩一名中尉活着回到德国。该营在斯大林格勒作战时的代理营长为赫尔曼·隆特上尉,他的妻子一直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寻找他丈夫的消息,却始终一无所获。

  ■德军第336工兵营代理营长赫尔曼·隆特上尉,他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被俘失踪。

  1943年4月13日,第336工兵营营长帕弗利切克少校(该营被调往斯大林格勒时他正在休假,因此由隆特上尉代理营长一职)给隆特的妻子写了一封信:

  “尊敬的隆特夫人:我出于职责,不得不悲痛地通知你,你的丈夫在斯大林格勒一役中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尽管如此,我还是坚定地希望这位勇敢的军官能重新回到故乡,愿这种希望也能支持你度过这些艰难的岁月,我们所有了解他的人都对这位模范军官背负了如此沉重的命运感到不平。敬重您的少校营长帕弗利切克”

  ■德军第336工兵营营长帕弗利切克少校,他因为休假而幸运地错过了斯大林格勒战役。

  1949年10月29日,第336营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唯一幸存回国的人——营部军需官埃里希·鲍赫施皮斯给隆特的妻子回了一封信:

  “尊敬的隆特夫人: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你在10月28日寄出的明信片,谢谢你……我要向你简单描述一下发生的事情。

  1942年11月4日,我作为营军需官,和我们的代理营长一道飞赴斯大林格勒,执行为期14天的任务。我们营不得不在那里浴血苦战,遭受了惨重损失,但因为俄国人极其顽强,我们的任务时间一再延长,超过了预期。另一方面,俄国人在11月21日包围了我军,后来斯大林格勒之战的结局你们已经很清楚了。在斯大林格勒,许多个宁静的夜晚里我们就靠玩纸牌打发时间。直到1943年1月31日晚上为止,你丈夫都平安无事,那天晚上我们互相见了最后一面。在1943年2月1日晚上,传来的消息都没有什么新意,但是2月2日9时10分,俄国人从后方突破,把我和几个受了轻伤的战友一起俘虏了。因为我们的阵地离辎重队只有300米远,所以俄国人肯定也是在大概同一时间从后面突破我们的阵地的。

  ■1943年1月,苏军步兵踏着厚厚的积雪,对斯大林格勒包围圈内的德军发起最后进攻。

  随后我们没日没夜地在斯大林格勒周围的草原上来回跋涉,到了2月3日,我们终于登上火车,被送往乌拉尔山脉里的一个营地。1943年夏天,我在那里认出了一个我在斯大林格勒结识的中尉,他也认识我们的代理营长——你尊敬的丈夫。这个人告诉我,在1943年2月2日,他曾经看见你的丈夫一条腿受了伤躺在雪橇上。因为他当时在另一个战俘队列里,所以没法上去和他打招呼。在我们被俘后的头两个月里,几乎得不到任何医治,也没有什么食物可以吃,所以93000名俘虏里大约有50000人在头一个月就死了。所以说,我恐怕你尊敬的丈夫和我们的好兄弟已经不在人世了。在俄国,所有被俘的军官,包括在柯尼斯堡被俘的,都集中在乌拉尔那边的营地里。遗憾的是,你尊敬的丈夫从没有到过那里。我是我们营唯一幸存的军官,甚至很可能是在斯大林格勒的全营官兵中唯一的幸存者。此外,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见过我们营被俘的少数士兵中的任何一个……既然关于你尊敬的丈夫的下落我没法给你肯定的答复,那么对你对我来说仍然还有一点希望的火花,因为在俄国,命运之路是神秘莫测的。”

  ■埃里希·鲍赫施皮斯中尉前往斯大林格勒之前在一次聚会上与一群女士合影,他是第336工兵营参加该场战役的402名官兵中唯一幸存回国的人。

  在1956年1月8日的一份归国者声明中,6up一名叫库尔特·贝克尔的人声称见过隆特上尉:“隆特上尉受了重伤,1943年2月2日和我一起被俘。我们在2月3日或4日被分开,当时我想他可能是被送进了一家俄国医院。从那里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和其他消失在苏联战俘营中数以万计的德国战俘一样,隆特上尉就此人间蒸发,至今再也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而在斯大林格勒被俘的93000名德国战俘,战争结束以后仅剩约5000人活着回到了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