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6up6up扑克之星【真.将门人】!
6up6up扑克之星【真.将门人】
公司提供 6up
全国服务热线:
400-0242111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动态 >

公司动态
6upGDP突破2万亿的苏州是如何“拼”出来的?
发布时间:2021-09-25 12:57

  2020年,GDP“万亿俱乐部”迎来更大规模的扩容,从17个增加至23个。同时,苏州GDP迈上2万亿新台阶,成为第6个进入“两万亿俱乐部”的城市。

  可以说,苏州GDP破两万亿,体现在方方面面。从宏观来看,体现在经济体量上;从产业层面来说,体现在产业层级的跃升——从简单加工业到传统制造业再到金融服务业、科技创新产业;从人口上,则体现在人口净流入指标趋上,城市常住人口持续增加......

  如今,城市竞争趋于白热化。某种意义上,所有有进取心的城市都在干同样的事。

  苏州,既不是直辖市,也不是省会城市,更不是计划单列市,只是一个地级市。一个小小的地级市,何以成为与北上广深并驾齐驱的产业名城?苏州取得今天的成就,靠的是什么?

  疫情之下的2020年,全国城市GDP排名出现了一次大洗牌。南京超过天津,首次跻身全国GDP10强;宁波、无锡、青岛、长沙、郑州等1.2万亿左右的五个城市差距不大。

  此外,2020年,GDP万亿俱乐部迎来更大规模扩容,从17个增加至23个。同时,苏州GDP首次突破两万亿,达到20170.5亿元,成为江苏首个“两万亿”城市,也是继北上深广渝后,全国第6座两万亿城市。

  2万亿GDP,可以排进全球前50。换言之,城市GDP突破2万亿,相当于超过世界上3/4的国家和地区,经济实力不容小觑。

  除了GDP破2万亿,在苏州市十六届人大五次会议上还公布了其他一些经济数据。譬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2303亿元,跃居全国第四;四大先导产业产值达到8718亿元,增长11.5%;科创板上市企业数量位居全国城市第三。

  “从行政规格上来看,苏州不是直辖市、省会城市,也非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城市,仅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苏州没有靠行政的政策,完全是靠自身发展起来。”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分析道。

  实际上,苏州GDP破2万亿,体现在方方面面。往宏观里说,体现在经济体量上。从产业层面来看,则体现在产业层级的跃升。除此以外,人口净流入指标趋上,社会消费总额不断提升都是苏州实现量变的关键。而与量变并行的则是质变,促成其发生质变的原因无外乎一个“抢”字。

  就拿苏州的产业来说,实现了从简单加工业到传统制造业再到金融服务业、科技创新产业的跃升,其中,苏州“抢跑每一步”的城市精神贯穿其发展始终。

  苏州早期以乡镇企业起家。在上海沉浸于“城市化”时,一水之隔的苏州通过发展乡镇工业率先完成了农村工业化资本积累,缩小了城乡二元经济差距,为后来的乡镇企业转型打下了基础。这是苏州抢先起跑的第一步。

  当中国先后设立沿海经济特区,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并在这些城市推动建立经济技术开发区时,中国第一个自费开发区——昆山开发区诞生,这是苏州抢跑的第二步。而后昆山开发区晋升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昆山晋升那年,苏州与新加坡共建的苏州工业园区正式落户于苏州金鸡湖边上。后来,以三星、哈里斯、超微、日立为代表的半导体企业,以格兰索、礼来为代表的医药化工企业,以艾默生、格兰富、安特优为代表的精密机械企业,云集于此。

  值得一提的是,苏州工业园在仅仅27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创造出了苏州近1/8的GDP。据苏州市政府官网数据显示,仅2020年一年,苏州工业园就认定高新技术企业744家,有效高新技术企业1840家;省级以上研发机构116个;备案科技型中小企业2630家。

  第三次抢跑则是发展基建。中国城市意识到要“发展城市基建”,大都是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但苏州有这个意识要早十年。

  如今的苏州,正在形成高端装备、新型显示等10个千亿级先进制造业集群,高新技术企业超过7000家。

  苏州的进取心显而易见,追溯其发展历程,一座凭借自身努力,不断冲刺、抢跑的城市形象油然而生,而这座“用实力说话”的城市又将提供怎样的发展思路。6up

  当城市走在转型道路上时,势必要牺牲一部分眼前利益。苏州已经开始主动清退一些落后的外资企业,而转型研发中心,例如苹果、微软、三星,都在苏州建设与北京、上海、深圳同等级的国际研发中心。

  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苏州大学经济系主任杨锐认为,苏州的转型是有过程的。从外在表现看,是制造业外移,但苏州内部经济体系却发生了积极的动态变化。

  首先表现在传统产能下降至50%以下,生物医药、纳米技术等新兴产业崛起,苏州逐渐从“苏州制造”转变为“苏州智造”;其次,苏州工业园区的从业者结构发生变化,由原来的以生产性工人为主,转变为如今以创业者、投资者、投资导师为代表的创业人群为主,苏州在从“制造苏州”转变为“创业苏州”。

  可见,苏州走的是坚持高质量发展的艰苦道路,一方面挤出传统低产能产业,另一方面大力实施新兴产业跨越行动计划。

  再者,城市发展,人口是关键。毕竟,财富是真金白银的方向性选择,而财富的所有权与决策与人相关。哪座城市赢得了人的青睐,哪座城市就占据先机。

  城区人口是衡量城市层级的重要指标,与过去两年相比,苏州城区人口超552万,成功晋级为“特大城市”。

  苏州晋级,一方面归功于不断推出的“抢人政策”,落户条件一再放宽,2020年12月18号发布的落户政策中,有两个重点:

  (1)买房不再作为落户的硬性要求,租房且满足其他条件者,也可以申请落户;

  (2)实施省内特大城市苏州与南京在积分落户时,实现居住证年限和社保年限积累互认。

  单就“租房落户,积分互认”来说,放松力度是非常大的。作为长三角的核心城市之一,苏州更是最先开始了全面放开落户。

  放眼全国,各大城市都为“抢人”出台各类相关政策。由此,横亘在中国各地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 那么在“人口红利”日渐消减之际,适应高端制造和科技行业发展的技术型、技能型人才需求不断涌现。

  而苏州,由于工业转型升级,机械化、自动化及智能化设备的大规模普及,正在成为制造业的发展趋势。在此背景下,技术人才在就业市场上成为众多民营企业争抢的目标、具备创新能力的中高端人才正在迅速增加。

  由此可见,除了一再放宽人才政策以外,决定一座城市人才吸引力的还是产业,也就是就业机会。 人才的流向和财富的聚集正向相关。 要从根本上改变人才结构,提升数量和质量,产业升级是唯一的出路。